六个水分子

#微信体乌啦啦

沉迷做魔法棒无法自拔的失踪人口

好不容易学会截长图了发现不能带着背景…
就没放背景了

ps:前面有几篇的猫咪背景放在最后啦,想要的小可爱自取哇

【萧蔡】小鬼(一)

#大家好,我又来作妖了

#大概就是神仙萧和小鬼蔡的故事

#不欧欧西不不可能的,这辈子都不可能

#私设堪比西湖里的水分子数

#还是各种糖糖糖(蔡师兄都那么惨了,真的下不去手)








蔡居诚死了。

第二天,他的死讯就传遍大街小巷。

梁妈妈假惺惺地哭了哭,收了不知哪位少侠一大笔金元宝,让他草草地殓去了尸体。

蔡居诚冷冷地看着自己的身体被殓去,其实他也不想死的。不知道哪个天杀的,买了不知道掺了什么药的假酒,一觉醒来就成了如今这副模样,肉体已死,只剩一缕孤魂在金陵城晃悠。

死了便死了吧,就是没能杀了翟天志和邱居新,简直是奇耻大辱。蔡居诚咬牙切齿地想。

蔡居诚运了运气,一身轻松,内力恢复了。他顺手朝梁妈妈甩了招斩无极,只瞧见剑气直直地穿过了梁妈妈又宽又厚的身躯,砸到了白无常身上。

“哎哟!蔡居诚你你你你!”白无常狼狈地爬了起来。

“呵,少废话!动作快点!”本以为自己终于自由了,还想着去看看师父的,太天真了。

“小伙子,不要这么暴躁的嘛。这个做人啊,啊不,做鬼啊,要淡定。笑对鬼生啊,来笑一个(*¯︶¯*)。”
蔡居诚斜睨了白无常一眼,显然不想理他。

“是这样的。”黑无常看着明显不爽的蔡居诚,伸手一揽把无常护到身后,“死亡名单里没有你的名字。所以我们暂时不能带你回地府,你不属于那里。”

“呵,那你们是来看我热闹的?现在看完戏了?”蔡居诚强忍住一腔怒火,稀里糊涂死了不说,还莫名其妙地成了孤魂野鬼。

“不是,地府今年换届,很多事情都没交接清楚,导致出了很多问题。我们会尽快解决的。这个是地府引行办公室的联系方式,有什么问题联系他们就行。”黑无常递给他一本小册子《上天入地的三百种方法》。

“知道了,没事了就滚吧。”

白无常:“嘤嘤嘤,你凶我。”

蔡居诚:“……”

黑无常:“……”

虽说说出去不太好听,也算是自由了,反正也没人听得见他说话。蔡居诚顺手翻了翻那本小册子。
“要想进地府首先需要知道地府是一个什么样的存在,相关问题请购买《地下的秘密》一书,只需要88888个魂玉,你就能拥有一个不一样的鬼生!88888你买不了吃亏,88888你买不了上当,88888真的不多!了解详情请默念三遍:天下武功出宁宁。”

在蔡居诚准备撕书的前一秒,终于找到了有用信息:“地府引行办公室办公地点:武当山紫霄宫后从东往西数第二棵树下。如有需要,请按下此键,一键传送。”

他还在册子里找到了份地图,上面标了地府引行办公室设置的各个传送点,能迅速到达世界各地。犹豫了再三,他收好地图,拿了剑匣,往江南去了。






常言道鬼生如戏。

然后他就遇到了萧疏寒。在黎明的小酒馆里,不期而遇。

慌乱,无措,还有一丝期待。

反正他看不到自己,蔡居诚拔腿就准备开溜,他还不知道该用什么态度来面对萧疏寒。

“居诚,你要去何处?”萧疏寒清冷地声音横亘在蔡居诚的面前,他是来找蔡居诚的,活要见人,死要见鬼。

颤抖,浑身都在抖,他想蜷缩起来,他想逃避。

“跟你没关系。”一开口,声音都是抖的。他僵硬地转了过去,露出一个自以为放荡不羁的笑容。比哭还难看。

“跟为师回去。”

“做梦!”蔡居诚转身就跑。萧疏寒拂尘一扫,蔡居诚就被弹了回来,“你不是将我逐出了师门吗,现在来寻我,是施舍吗!”

“为师何时说过将你逐出师门?”

“少在这里假惺惺了!当初要不是你随着邱居新百般羞辱我!我也不会落得如此下场!”

“你若坚持要走,贫道便不再拦你。但你还需把这个随身带着,你现在孤魂野鬼一只,当心别叫人捉了去。”萧疏寒递给他一张符咒。

“捉……捉……了去?”

“嗯。带上。”蔡居诚辨了辨,只认得出“萧疏寒”几个字,想了想,还是命重要,方好好戴上了,“戴着这张符便只能在下阵者周围活动。”

蔡居诚一听,伸手就要摘了。“原则上戴上了就摘不下来。”萧疏寒淡定地补充了一句。

“……”合着就没打算放我走!

“居诚,不是为师不愿放你走。你现在不比以前,虽然内力恢复了,但是你面对的不再是江湖,而是三界。可比江湖险恶得多。”

“知道了……”蔡居诚闷闷地说,“师……萧掌门,你如何看得到我?”二师兄的脑袋终于开始思考问题了。

萧疏寒撇了一眼蔡居诚,似是不满意这个称呼:“叫师父。”

“……师父……”

“为师愿意看到,自然看得到。”

“……哦”这句话的意思是师父已经悟得大道了?

“走吧,回武当。旁人见不着你的,无需担心旁的。”

蔡居诚没有动:“若我不死,你便不来寻我吗?”他在等一个答案,哪怕头破血流也想知道在萧疏寒心中,他到底算什么。

“金陵住得可舒服?”萧疏寒不是不想接他回来,但无论蔡居诚做过什么,他的心思都太过于单纯,爱就是爱,恨就是恨,武当有天子庇护,不过是别样的监视罢了。倒不如让他在点香阁呆着,尽管是万圣阁的地盘,但蔡居诚到底是名门正派的弟子,于万圣阁来说有的是用处,自然不舍得让他有任何问题,也绝不会放人。但这次……死于非命却是意料之外。

“……尚可……”

“同为师回去吧,你想知道的自然会有答案。”

“……好……”面对萧疏寒,他永远是输家。狠不下心,恨不起来。硬不起来,嗯……这个有待商榷。

—TBC—

【萧蔡】知乎体·经常爬山能瘦身吗?

#bug贼多,各位看官乐呵一下就成

#只做好了一张

#其实还有一张,但是我要去补作业了……明天再做吧

【萧蔡/现代】朋友,大|啊啊啊啊啊|保健了解一下?(三)

#唠唠叨叨:估计下章就完结啦

#第一次写文,非常感谢大家么么哒!

#前文请点左上皮卡丘










蔡居诚是被饿醒的,一睁眼满目的白色,心里一紧,别是喝酒把自己喝进医院了。等了十几秒,大脑才开始缓慢地运转起来,这一定是萧疏寒家没错了。思来想去,他都不记得自己昨晚是否做了什么丢脸的事。实际上他的记忆只到进了酒吧就结束了。

宿醉之后的头疼让他实在不想离开萧疏寒柔软的被窝,果然比学校宿舍条件好多了。

脑子不想起,但肚子叫个不停。他只得慢吞吞地起来了。一个被胃支配的人生也算是幸福的人生,他乐观地想。

环顾四周,米色的窗帘遮不住灿烂的阳光,斜斜地偎在地上,落地窗前放了张浅木色的书桌,和地板遥相呼应,书架、衣柜、床品皆是白的。真无趣,还不用遮光帘,真是不适合居住的地方。蔡居诚忿忿地想。

蔡居诚出了卧室,就见萧疏寒坐在客厅窗前看书。

“醒了?厨房有粥。”

“你……我……昨天晚上……”

“昨晚你喝多了,我没跟你同床共枕。”

“我不是这个意思!”蔡居诚的脸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红了,转身,跑进厨房,动作一气呵成。等他红着脸喝完了粥才想起来,他还没刷牙。

蔡居诚拿出了他的小本本,狠狠地记了萧疏寒一笔。

慢吞吞地喝完了粥,胃果然好多了。浪也浪够了,该回学校了。

“那个……萧老师……谢谢你的款待,我先回学校了。”

“今天周末,中午一起吃个饭再走吧。”

“不……不麻烦了……萧老师再见!”蔡居诚逃一样地跑出了萧疏寒家,他也不知道他在心虚什么,他把这归结为给萧疏寒添了麻烦的愧疚,而全然忘了昨天是谁非要拉他出去喝酒的。



“昨晚去哪里浪了啊?齐无悔跟风无涯谈恋爱去了也就算了,你也夜不归宿。留我孤家寡人一个,只能举杯邀明月,对影成三人啊!你无情,你无义,你无理取闹!”

“滚滚滚。烦着呢。”蔡居诚一把推开了要抱上来的宋居亦。

“啧啧,一身酒味,满脸潮红。干嘛去了啊?”宋居亦一脸坏笑地看着他,“哪个小姑娘啊?能被我们蔡大帅哥看上,啧啧啧。”

“你才一脸潮红,你全家都一脸潮红!”

不是吧?真有情况啊,这嘴皮子都秃噜了。蔡居诚闪入厕所,留宋居亦一人独自震惊。难道这就我孤家寡人一个了嘛,别介啊!

蔡居诚最近不太对劲,早睡早起、三餐规律、滴酒不沾。

齐无悔一脸mdzz的表情看着宋居亦:“人就不能养生吗?你不考虑你的发际线,他就不能担心他自己的发际线吗?”

“说得好像你的发际线保住了似的。说真的,小蔡蔡最近老是发呆。在食堂吃饭的时候有漂亮小姐姐坐他对面他都不撩了。”

齐无悔若有所思:“大概是恋爱了。哦,我忘了,你单身,你不懂。”

情侣狗死开。

“不好意思,这里有人坐吗?那边座位都满了。”一个语气温和的小哥打断了他们的八卦。

“没没没,你坐吧。”宋居亦抬眼看了一眼他,从此明白了为什么齐无悔要去搅基了。



蔡居诚的确不太对劲,他把能翘的课都翘了,学习怎么养生。还花了大价钱买了一本已经绝版的《中医药与保健》,萧疏寒写的。他觉得他自己一定是疯了。

但他却不想见到萧疏寒。萧疏寒有一种神奇的魔力,能让他顺拐变瘸,能让他撞墙撞树撞电线杆。可以说是非常惨烈了。



萧疏寒发现了他的炸毛猫已经一个星期没有出现了,不得不承认,有点心塞。

“所以我们为什么要来这里?”楚遗风看着趴在桌子上舔着他的吸管的猫欲哭无泪。

“看猫。”萧疏寒找了只最不安分的猫抱在怀里。

“那你也不用选只这么壮烈的猫抱着吧,一副慷慨就义的模样。”那只黑猫在萧疏寒怀里扭来扭去,最后跳了下去。

“我喜欢。”

“……”得嘞,您开心就成。



实际上,一个合格的小攻是要有勇于实践的精神的。

萧疏寒第二天就去蔡居诚寝室找到了他,时间非常巧妙,在宿舍门禁时间的前五分钟里。所以当他躺上蔡居诚的床上的时候,楼下的宿管大爷正好锁门。完美。

“!!”蔡居诚作为一个早睡早起身体好,养肾保命发际线要紧的养生少年,在有个人爬上了他的床的时候,第一反应是:凸(艹皿艹 ),进贼了!

“我家漏水了。”

“这张床一米宽都没有!”其实小蔡蔡你也想和萧老师一起睡吧。

“挤一挤还是能住的。就一晚上。”

“!!”一遇到萧疏寒的事情,蔡居诚就习惯性地听他的,萧老师那么厉害,我要这脑子有何用。

宋居亦表示,这么扯的理由小蔡蔡你居然都能接受,真的没眼看了,我当初就不应该给他开门。

齐无悔一脸“儿大不由娘”的表情拉着风无涯继续咬耳朵去了。



蔡居诚醒的时候萧疏寒还搂着他的腰,他嘴角抽搐了一下,往墙边挪了挪。结果被萧疏寒拽了回去。

“萧老师,你没课吗?”声音懒懒的,带着刚睡醒的沙哑。

“有。不过在晚上。”

“那你让一下,我要去跑步了。”

“一起去吧。”

“不!”

“嗯?不愿意?”

“没……没……”


蔡居诚看着对面这个举止不凡的人优雅地吃着豆浆油条有些恍惚。他不敢去猜萧疏寒对他的感情,这个如神祇般的男人,不应该在这里陪他吃着食堂几块钱的平民早餐,他不应该平凡,他们俩本就不属于同一个世界。他偷偷地去查了一下萧疏寒的车的价钱,是他父母勤勤恳恳一辈子才能攒下的钱。

所以他躲着萧疏寒,因为他认定了这是一段有始无终的感情,只不过是他一个人的自作多情。

“看着我就能饱嘛?”

“啊!谁在看你了!我在看早间新闻。”蔡居诚欲盖弥彰地指了指萧疏寒身后的电视。

“我养了只猫,你今天下课了要不要来看看?”萧疏寒轻笑一声,凡是关于蔡居诚的一切都能让他心情愉快。

“不去!”

“真的吗?”



蔡居诚暗骂自己没出息,怎么就被萧疏寒迷惑了,大晚上来他家看猫。然后他意识到了一个更严重的问题。

“谁告诉你我喜欢猫的?”

“齐无悔。”很好,齐无悔,你真的很优秀。

“住这吧。已经过了门禁的时间了。”

“……”我为什么总觉得你是故意的呢。

—TBC—

【萧蔡】小本本

#萧蔡#

#还是小段子

#对不起我很懒系列

#短小精悍







蔡居诚有个小本本。

谁惹了他,他就在这个小本本上记一笔。

小本本上九成都是记的邱居新的不是,还有一成是梁妈妈。

直到有一天,萧疏寒发现了这个小本本。

然后,他每天晚上都会让蔡居诚哭着向他求饶。

从此,小本本的后半部分都变成了萧疏寒的名字。


#你的全部都必须印上我的名字#

【萧蔡】小段子

#萧蔡#

#最近太浪了,就变懒了

#为萧蔡1000热度添砖加瓦








蔡居诚捡到了一只神灯,里面出来了一个萧疏寒,萧疏寒告诉他,可以实现他三个愿望。

“我要邱居新说话不能超过一个字!”

嗯嗯师兄表示,这完全对我没有什么影响,也没人发现邱居新只能说一个字了。


“我要萧居棠和宋居亦的本子都卖不出去!”

“嘤嘤嘤,蔡师兄,看在我还出了本蔡萧本的份上……”

“那你出了多少萧蔡?”

“不……多,也就……百八十本吧……这主要取决于宋师兄的灵感以及郑师兄的体力。”

“!”我好像发现了什么不得了的事情。


“我要钱!”

“系统提示:恭喜您获得萧疏寒一个。”

“?”

“不好意思,没有人比为师更有钱了。”


后来蔡居诚一边扶着酸痛的腰,一边骂萧疏寒万恶的资本主义。


蔡居诚:“有钱了不起吗!”

萧疏寒:“无论有没有钱,为师的体力都是不错的。”

“……(//////)”自己夸自己,臭不要脸。

【萧蔡】假装有标题

#啊,如图

#努力为萧蔡添砖加瓦

【萧蔡/现代】朋友,大|啊啊啊啊|保健了解一下?(二)

#依旧欧欧西

#啊,没啥好说的了…上正文吧


#难以直视的文笔,凑合一下吧嘤嘤嘤






在蔡居诚成功背完了《南华经》后,萧疏寒履行了自己的承诺,当着蔡居诚的面在登分表上给了他满分。

萧疏寒看着蔡居诚得意的背影,轻笑了一声,真是个可爱的小家伙呢。

“萧老师,你刚刚是不是笑了?!”同一个组的老师楚遗风捕捉到了这个稍纵即逝的笑容,如果非要形容一下他的感受,那就是,见了鬼了。

“没有,你看错了。”等着冰山化是不可能了,这辈子都不可能,也就是反射反射阳光这样子。

蔡居诚真的就没有去上课了。他吃鸡吃得正开心,拿起了他的冰可乐,正准备喝一口。却突然想起了萧疏寒清冷的声音。他想了想,放下了可乐,泡起了菊花茶。

突然有点想念萧疏寒的课了……毕竟音美颜高身材好,课讲得也生动有趣。

啊,呸。鬼才想他嘞。蔡居诚手一抖,成盒了。他烦躁地揉了揉头。不去上萧疏寒的课心里咋就怎么这么不安生呢?什么心态啊这是!

而另一边的萧疏寒看到蔡居诚居然真的没有来上课,周身气压都低了好几百帕。吓得平日里抢着坐第一排的女生纷纷往后换座位,只留下了离萧疏寒最近的座位,还是保命重要啊。

于是当蔡居诚偷偷溜进教室,想坐在最后一排的角落里时,却发现只剩下了最前排的座位。天要亡我啊。

蔡居诚只能硬着头皮走了过去。意外地,萧疏寒竟然看上去心情变好了。嘴角连带着尾音都开始向上翘。蔡居诚只想翻个大白眼,早知道不来了,这么多女生围着讲课就这么开心嘛?

“好,今天就到这里,蔡居诚留一下。”

“什么事?”又被留了,蔡居诚努力地想从一堆叽叽喳喳的、以答疑为借口围着萧疏寒的迷妹中挤到他身边去。奈何女孩子们战斗力太强,他根本没有办法跟萧疏寒进行交流。

呵,这么多女生,老子不等了!

萧疏寒最后是在自己的车旁找到蔡居诚的。他背着光倚在车上,微弱的灯光勾勒出他颀长的身形,月光轻吻过他黑色的发梢、他明亮的眼、他柔软的唇,温柔了全世界。

“怎么到这里来等着了?”

“谁在等你啊!我看这个车这么脏还不去洗,想看看车主是哪个懒人而已。”

“好。要一起去喝一杯吗?”萧疏寒轻笑了一声。蔡居诚真真是个小恶魔,偷走了他所有的不愉快。

“哪里有老师带着学生去喝酒的?你怎么这么不称职。”蔡居诚拍拍灰准备走,“不去!回去了。”

“没事,走吧。”萧疏寒长臂一捞,把蔡居诚拽了回来,“上车。”

“还有门禁呢,这样回不去了。”蔡居诚边系安全带边嘟嘟囔囔,手上的动作倒是一点没停。

“回不去就住我那里吧。”萧疏寒看着明明想去浪却还装作一副好学生样子的蔡居诚,带着愉悦的尾音发动了车。



安静的小酒吧,歌手唱着莫名的歌曲,蔡居诚昏昏欲睡:“萧老师,你一点都不奔放。”

“没办法,年纪大了,该安分了。我像你这个年纪的时候,逃课、打架各种事情一件没少。”蔡居诚歪过头看向萧疏寒。他无疑是出众的,头发染成了不羁的奶奶灰,浓密的眉毛如箭一般,修得整整齐齐,眼眸深邃,透着沧桑,高挺的鼻梁,薄削的嘴唇微微抿着。这无疑是一个潇洒帅气的男人,要不然自己也不会第一眼就被他吸引。不过真的不是故意违反规定,蔡居诚痛心疾首,应该留个更好的印象的。

萧疏寒感到了蔡居诚的目光,转过脸去,温柔地看着他。

“萧疏寒,你TM怎么这么好看。”蔡居诚喝多了,伸手就要去摸萧疏寒的脸,萧疏寒不避不躲,随他去了。

“安分点。”萧疏寒一面架着他一面打车。

“我不!我就要摸!好滑啊嘿嘿嘿。”


出租车师傅觉得他今天出门没看黄历,真是一言难尽。后排坐了两个大帅哥,如果不是在搂搂抱抱真的就是一幅赏心悦目的画面。

蔡居诚对萧疏寒上下其手,又是要抱抱又是要亲亲的,脸都凑到萧疏寒嘴边了,萧疏寒一把掐住蔡居诚下巴,吻了上去。萧疏寒轻柔地掠过蔡居诚的贝齿,捉住了他无处安放的舌,轻轻吮吸,时不时触碰到蔡居诚的上颚,意料外地换来了蔡居诚轻微地颤抖。水声啧啧。蔡居诚安分了,一分开就乖乖地坐到一边,紧张兮兮地绞着手指。萧疏寒嘴角开始上翘,真是一只可爱的小猫咪。

师傅表示:这还有个人,你们能不能稍微收敛一下。

—TBC—

【萧蔡/现代】朋友,大|啊啊啊啊|保健了解一下?(一)

#大概是大哇哇哇哇保健会被屏蔽?

#依旧脑子一抽产物

#选修课老师太可爱了!忍不住的脑洞!

#私设如同西湖里的水分子数

#依旧欧欧西




萧疏寒是一位普通的人民教师,他从前年起开设了一门课:中医药与保健。人送外号:大嚯哈保健。以给分高、老师帅著称,课堂抬头率高达百分之九十,剩下的百分之十是比钢筋还笔直的直男,蔡居诚原本也是属于这百分之十的。


你问后来?

后来他比盘山公路还要弯了。

蔡居诚之所以选这门课就是为了混俩学分,不过第一天他就后悔了。他被萧老师盯上了。原因是他无视了萧疏寒在投影屏上用了一整页婆婆特写的课堂要求:
1.禁止在教室内喝饮料
2.禁止使用闪光灯
3.上课期间禁止打电话

距离上课还有十多分钟,蔡居诚美滋滋地喝着刚买的冰可乐,玩着《楚留香》,就见一个黑影挡住了亮光。

“看投影屏。”萧疏寒敲了敲他的桌子。他最讨厌别人喝饮料,你可以当着他的面喝水、喝茶但是不可以喝饮料,太不养生了。轻则被赶出教室,重则罚抄《道德经》,美其名曰修身养性,“认字吗?”

“认识……认识。对不起老师,我马上就收起来。”萧疏寒没再说什么,走了,“我擦,他怎么走路一点声音都没有,吓死我了。”

“春天木旺,就是肝旺,理论上就会克脾。

“春天补肝。女生喝蜂蜜,男生喝点白砂糖水就行了。蜂蜜里有类雌激素,男生喝了浪费了。”

蔡居诚根本没听讲,一次副本下来抽到不少好东西。估摸着时间差不多了,就拿起手机装模作样地照了张PPT。只见白光一闪,如同萧疏寒顶着他满头奶奶灰一闪而过。

“这位同学,你认字吗?”

“对不起老师!我不是故意的!”

“下课留一下。”萧疏寒轻轻瞥了他一眼,蔡居诚觉得就这一眼,他就要被冻死在这个初春了。冷冰冰的,没有任何情绪。

“………好”后面的课蔡居诚认认真真地听了,担心萧疏寒会对自己做什么。他惊异地发现萧疏寒居然又高又帅。

“你选这节课的时候不知道吗?这个老师以高冷富帅著称。我想选都没选上。”后来蔡居诚跟宋居亦八卦的时候,宋居亦一脸痛心疾首地看着他。高冷富帅可还行……

不过那都是后话了,现在蔡居诚只担心自己的成绩问题。

“今天的课就上到这里,我们下节课的课前演讲……”

人生最大的乐趣就在于它处处充满了惊喜。比如现在,蔡居诚的手机响了。

非常刺激。蔡居诚脑海中浮现出这四个大字。

“现在还没下课,请不要打电话。”

“对不起,对不起。老师我错了,我这就关机。”

“下节课课前演讲的题目为:春捂秋冻的理论基础。就你来做吧。”

“……好。”宋居亦你给我等着,蔡居诚咬牙切齿地想。

“好,就这样。下课吧。你留下。”

……我知道,不用特意强调一下。蔡居诚已经在教室门口快被冻成冰了,这鬼天气跟齐无悔家似的,他晃了晃,心想下次一定要让齐无悔带点速食胡辣汤回来。瞄了一眼讲台,萧疏寒周围的人一点没少。还挺受欢迎,跟动物园似的。




“帅了不起啊!老子也很帅的!”蔡居诚在校医院边打着点滴,边嗦着齐无悔跑了大半个大学城才找到的胡辣汤忿忿地说。

“诶嘿,你别说,还真了不起。”齐无悔看蔡居诚点滴打得差不多了,伸手就要去拔针。

“齐无悔,你tm神经啊,自己拔针的!”

“闭嘴,你还别不信我齐无悔,老子一身都是胆。”

“我cnm……嗷!”很好,齐无悔,你很优秀。

“我去他大爷的,这破玩意儿写的啥啊!”蔡居诚用他红肿的右手,抄着《道德经》。心里把萧疏寒齐无悔宋居亦千刀万剐了千千万万遍。萧疏寒不仅让他抄十遍《道德经》,还告诉他下节课课后抽查背诵理解。“我擦……一下汗就去抄。”蔡居诚是这样回复他的。

“啊……啾!”抄完了《道德经》,准备了下节课的课前演讲,蔡居诚就等着下次大嘻嘻哈哈保健了。

蔡居诚出色地完成了课前演讲,美滋滋地坐在座位上,心想等这节课结束了,萧疏寒就没什么理由跟他过不去了。事实证明,他还是太天真了。

课后抽查,萧疏寒连书都不拿:“第三十九章第四个字是什么?”

“一。”蔡居诚笑眯眯地看着他。

“第二十七章第五个字。”“迹。”萧疏寒几乎不可见地点了点头:“把《南华经》也背了吧。你若全背完,以后的课可以不用出勤,期末依旧给你满分。”

“好!”呵,小爷天生丽质难自弃,你就等着以后老子天天旷课吧。

—TBC—

本来想一发完的,结果我太啰嗦了……
祝小仙女们节日快乐~o(≧v≦)o~

悄咪咪扩一下列
天净沙 清风解语
华山女号:小小小豆花
小白一只,日常爱好挖矿、砍树(其实就是没钱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