六个水分子

【萧蔡】草草

#不欧欧西是不可能的,这辈子都不可能
#这对西皮真的很好吃诶,为什么粮这么少嘤嘤嘤
#写得不咋滴……求各位看官大人有大量
#标题是因为他俩的名字都是草字头ORZ





今年的武当风刮得紧。


萧疏寒迎风而立,不言不语。


本来连蹦带跳,心想着好不容易约了宁宁看元宵花灯的萧居棠突然心虚起来,挪着小碎步贴了过来。他也不知道自己心虚什么,元宵佳节,萧疏寒也没什么理由不让他去闹腾,毕竟还是小孩子。

萧居棠还没来得及开口,就听萧疏寒清冷的声音从头顶掠过:“去接居诚回来吧。”无悲无喜,手一抬,扔给萧居棠一金丝绣龙钱袋。

“啊……啊?我……我……他……”可怜了小道长,紧张兮兮的,搞不清楚状况。

萧疏寒却不再说话,目光穿透云海,仿佛从未开过口。

萧居棠拿着钱袋,不知所措,看萧疏寒再未理他的意思。若是在平日,他定会缠上去问个清楚,可今日,萧居棠的目光太过飘忽,三千银丝随风飞舞,遗世而独立。

小道长拿着钱袋闷闷地走了,路上顺手抓住了等着听萧疏寒放话让他们下山撒欢儿的宋居亦。

“掌门义父让你去接蔡居诚回来。”
“喵喵喵?”

“交给你了,我去找宁宁了!”宋居亦发誓萧居棠这辈子都没跑过这么快,扔下钱袋就没了人影。






“这就是你们出现在这里的理由?”蔡居诚皮笑肉不笑地盯着来人,“滚!这样羞辱我很有意思吗!滚出去!”

宋居亦还想再说话,被邱居新拦了下来,只见他摇了摇头,转身走了。郑宋二人只得跟上。

“我去同师父说。”

“嗯嗯师兄要是总是这么贴心就好了!”宋居亦拉着郑居和开心地说。

邱居新:“……”






“呵,萧疏寒让接我回去。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……”月色如水,柔和了蔡居诚的双眸,一层雾蒙蒙的,或许是因酒醉的吧。

“为何不愿回去?”萧疏寒的声音清冷如月色,重重地击在蔡居诚心上。

他先是瞪大了眼睛,后冷笑着摇了摇头:“为何?你当年既赶我走,我便再没有回去的道理。”蔡居诚咬牙切齿,“回去干嘛?让邱居新继续羞辱我?让世人看笑话?让你萧疏寒继续冷落我?!老子受够了!”说道动容处,他一把拽住萧疏寒的衣服。

萧疏寒轻叹一身,顺势轻轻搂住他,安慰似的抚摸着他的脊背。

蔡居诚一僵,再也忍不住如潮水般的思念。他是想萧疏寒的,无时无刻不想。靠着旧时与萧疏寒点点滴滴的回忆度过漫长的每一天,他把那些幸福翻来覆去地怀念,明知难以相见,只能一遍又一遍地想,一次又一次心如刀绞,却想上瘾了一般,抑制不住的想念。他却很少梦到萧疏寒,他渴望梦中遇见他,他想这是萧疏寒给予他的惩罚。

所以当他真的见到萧疏寒时,他却以为是在梦里,他害怕了,忍不住埋怨他,却不愿诉说思念,他说不出口,不知从何说起。他不敢说,他怕萧疏寒知道他的小心思,他怕萧疏寒更加疏远他。

然而当萧疏寒轻抚上他的脊背时,他却再也忍不住。这不是梦,这是他求之不得的场景,这是他一次又一次想要梦到却不敢的场景。现在它真真正正地实现了,他却无所适从。他没办法控制住溃堤的眼泪,他知道他逾界了,可是他停不下来。他压抑的太久了。

“跟为师回去吧。”萧疏寒轻轻抱住了他,此时的蔡居诚只能紧紧抱着他,旁的什么也说不出来,也不想说,他怕,怕只是黄粱一梦,怕梦醒时分的绝望。

萧疏寒感到了他的不安,收紧了手臂。蔡居诚忍不住抬起头来看他,正巧萧疏寒满眼温柔地凝视着他。

“好。”



—大概TBC?—

评论(6)

热度(91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