六个水分子

【萧蔡/现代】朋友,大|啊啊啊啊|保健了解一下?(二)

#依旧欧欧西

#啊,没啥好说的了…上正文吧


#难以直视的文笔,凑合一下吧嘤嘤嘤






在蔡居诚成功背完了《南华经》后,萧疏寒履行了自己的承诺,当着蔡居诚的面在登分表上给了他满分。

萧疏寒看着蔡居诚得意的背影,轻笑了一声,真是个可爱的小家伙呢。

“萧老师,你刚刚是不是笑了?!”同一个组的老师楚遗风捕捉到了这个稍纵即逝的笑容,如果非要形容一下他的感受,那就是,见了鬼了。

“没有,你看错了。”等着冰山化是不可能了,这辈子都不可能,也就是反射反射阳光这样子。

蔡居诚真的就没有去上课了。他吃鸡吃得正开心,拿起了他的冰可乐,正准备喝一口。却突然想起了萧疏寒清冷的声音。他想了想,放下了可乐,泡起了菊花茶。

突然有点想念萧疏寒的课了……毕竟音美颜高身材好,课讲得也生动有趣。

啊,呸。鬼才想他嘞。蔡居诚手一抖,成盒了。他烦躁地揉了揉头。不去上萧疏寒的课心里咋就怎么这么不安生呢?什么心态啊这是!

而另一边的萧疏寒看到蔡居诚居然真的没有来上课,周身气压都低了好几百帕。吓得平日里抢着坐第一排的女生纷纷往后换座位,只留下了离萧疏寒最近的座位,还是保命重要啊。

于是当蔡居诚偷偷溜进教室,想坐在最后一排的角落里时,却发现只剩下了最前排的座位。天要亡我啊。

蔡居诚只能硬着头皮走了过去。意外地,萧疏寒竟然看上去心情变好了。嘴角连带着尾音都开始向上翘。蔡居诚只想翻个大白眼,早知道不来了,这么多女生围着讲课就这么开心嘛?

“好,今天就到这里,蔡居诚留一下。”

“什么事?”又被留了,蔡居诚努力地想从一堆叽叽喳喳的、以答疑为借口围着萧疏寒的迷妹中挤到他身边去。奈何女孩子们战斗力太强,他根本没有办法跟萧疏寒进行交流。

呵,这么多女生,老子不等了!

萧疏寒最后是在自己的车旁找到蔡居诚的。他背着光倚在车上,微弱的灯光勾勒出他颀长的身形,月光轻吻过他黑色的发梢、他明亮的眼、他柔软的唇,温柔了全世界。

“怎么到这里来等着了?”

“谁在等你啊!我看这个车这么脏还不去洗,想看看车主是哪个懒人而已。”

“好。要一起去喝一杯吗?”萧疏寒轻笑了一声。蔡居诚真真是个小恶魔,偷走了他所有的不愉快。

“哪里有老师带着学生去喝酒的?你怎么这么不称职。”蔡居诚拍拍灰准备走,“不去!回去了。”

“没事,走吧。”萧疏寒长臂一捞,把蔡居诚拽了回来,“上车。”

“还有门禁呢,这样回不去了。”蔡居诚边系安全带边嘟嘟囔囔,手上的动作倒是一点没停。

“回不去就住我那里吧。”萧疏寒看着明明想去浪却还装作一副好学生样子的蔡居诚,带着愉悦的尾音发动了车。



安静的小酒吧,歌手唱着莫名的歌曲,蔡居诚昏昏欲睡:“萧老师,你一点都不奔放。”

“没办法,年纪大了,该安分了。我像你这个年纪的时候,逃课、打架各种事情一件没少。”蔡居诚歪过头看向萧疏寒。他无疑是出众的,头发染成了不羁的奶奶灰,浓密的眉毛如箭一般,修得整整齐齐,眼眸深邃,透着沧桑,高挺的鼻梁,薄削的嘴唇微微抿着。这无疑是一个潇洒帅气的男人,要不然自己也不会第一眼就被他吸引。不过真的不是故意违反规定,蔡居诚痛心疾首,应该留个更好的印象的。

萧疏寒感到了蔡居诚的目光,转过脸去,温柔地看着他。

“萧疏寒,你TM怎么这么好看。”蔡居诚喝多了,伸手就要去摸萧疏寒的脸,萧疏寒不避不躲,随他去了。

“安分点。”萧疏寒一面架着他一面打车。

“我不!我就要摸!好滑啊嘿嘿嘿。”


出租车师傅觉得他今天出门没看黄历,真是一言难尽。后排坐了两个大帅哥,如果不是在搂搂抱抱真的就是一幅赏心悦目的画面。

蔡居诚对萧疏寒上下其手,又是要抱抱又是要亲亲的,脸都凑到萧疏寒嘴边了,萧疏寒一把掐住蔡居诚下巴,吻了上去。萧疏寒轻柔地掠过蔡居诚的贝齿,捉住了他无处安放的舌,轻轻吮吸,时不时触碰到蔡居诚的上颚,意料外地换来了蔡居诚轻微地颤抖。水声啧啧。蔡居诚安分了,一分开就乖乖地坐到一边,紧张兮兮地绞着手指。萧疏寒嘴角开始上翘,真是一只可爱的小猫咪。

师傅表示:这还有个人,你们能不能稍微收敛一下。

—TBC—

评论(6)

热度(116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