六个水分子

【萧蔡/现代】朋友,大|啊啊啊啊啊|保健了解一下?(三)

#唠唠叨叨:估计下章就完结啦

#第一次写文,非常感谢大家么么哒!

#前文请点左上皮卡丘










蔡居诚是被饿醒的,一睁眼满目的白色,心里一紧,别是喝酒把自己喝进医院了。等了十几秒,大脑才开始缓慢地运转起来,这一定是萧疏寒家没错了。思来想去,他都不记得自己昨晚是否做了什么丢脸的事。实际上他的记忆只到进了酒吧就结束了。

宿醉之后的头疼让他实在不想离开萧疏寒柔软的被窝,果然比学校宿舍条件好多了。

脑子不想起,但肚子叫个不停。他只得慢吞吞地起来了。一个被胃支配的人生也算是幸福的人生,他乐观地想。

环顾四周,米色的窗帘遮不住灿烂的阳光,斜斜地偎在地上,落地窗前放了张浅木色的书桌,和地板遥相呼应,书架、衣柜、床品皆是白的。真无趣,还不用遮光帘,真是不适合居住的地方。蔡居诚忿忿地想。

蔡居诚出了卧室,就见萧疏寒坐在客厅窗前看书。

“醒了?厨房有粥。”

“你……我……昨天晚上……”

“昨晚你喝多了,我没跟你同床共枕。”

“我不是这个意思!”蔡居诚的脸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红了,转身,跑进厨房,动作一气呵成。等他红着脸喝完了粥才想起来,他还没刷牙。

蔡居诚拿出了他的小本本,狠狠地记了萧疏寒一笔。

慢吞吞地喝完了粥,胃果然好多了。浪也浪够了,该回学校了。

“那个……萧老师……谢谢你的款待,我先回学校了。”

“今天周末,中午一起吃个饭再走吧。”

“不……不麻烦了……萧老师再见!”蔡居诚逃一样地跑出了萧疏寒家,他也不知道他在心虚什么,他把这归结为给萧疏寒添了麻烦的愧疚,而全然忘了昨天是谁非要拉他出去喝酒的。



“昨晚去哪里浪了啊?齐无悔跟风无涯谈恋爱去了也就算了,你也夜不归宿。留我孤家寡人一个,只能举杯邀明月,对影成三人啊!你无情,你无义,你无理取闹!”

“滚滚滚。烦着呢。”蔡居诚一把推开了要抱上来的宋居亦。

“啧啧,一身酒味,满脸潮红。干嘛去了啊?”宋居亦一脸坏笑地看着他,“哪个小姑娘啊?能被我们蔡大帅哥看上,啧啧啧。”

“你才一脸潮红,你全家都一脸潮红!”

不是吧?真有情况啊,这嘴皮子都秃噜了。蔡居诚闪入厕所,留宋居亦一人独自震惊。难道这就我孤家寡人一个了嘛,别介啊!

蔡居诚最近不太对劲,早睡早起、三餐规律、滴酒不沾。

齐无悔一脸mdzz的表情看着宋居亦:“人就不能养生吗?你不考虑你的发际线,他就不能担心他自己的发际线吗?”

“说得好像你的发际线保住了似的。说真的,小蔡蔡最近老是发呆。在食堂吃饭的时候有漂亮小姐姐坐他对面他都不撩了。”

齐无悔若有所思:“大概是恋爱了。哦,我忘了,你单身,你不懂。”

情侣狗死开。

“不好意思,这里有人坐吗?那边座位都满了。”一个语气温和的小哥打断了他们的八卦。

“没没没,你坐吧。”宋居亦抬眼看了一眼他,从此明白了为什么齐无悔要去搅基了。



蔡居诚的确不太对劲,他把能翘的课都翘了,学习怎么养生。还花了大价钱买了一本已经绝版的《中医药与保健》,萧疏寒写的。他觉得他自己一定是疯了。

但他却不想见到萧疏寒。萧疏寒有一种神奇的魔力,能让他顺拐变瘸,能让他撞墙撞树撞电线杆。可以说是非常惨烈了。



萧疏寒发现了他的炸毛猫已经一个星期没有出现了,不得不承认,有点心塞。

“所以我们为什么要来这里?”楚遗风看着趴在桌子上舔着他的吸管的猫欲哭无泪。

“看猫。”萧疏寒找了只最不安分的猫抱在怀里。

“那你也不用选只这么壮烈的猫抱着吧,一副慷慨就义的模样。”那只黑猫在萧疏寒怀里扭来扭去,最后跳了下去。

“我喜欢。”

“……”得嘞,您开心就成。



实际上,一个合格的小攻是要有勇于实践的精神的。

萧疏寒第二天就去蔡居诚寝室找到了他,时间非常巧妙,在宿舍门禁时间的前五分钟里。所以当他躺上蔡居诚的床上的时候,楼下的宿管大爷正好锁门。完美。

“!!”蔡居诚作为一个早睡早起身体好,养肾保命发际线要紧的养生少年,在有个人爬上了他的床的时候,第一反应是:凸(艹皿艹 ),进贼了!

“我家漏水了。”

“这张床一米宽都没有!”其实小蔡蔡你也想和萧老师一起睡吧。

“挤一挤还是能住的。就一晚上。”

“!!”一遇到萧疏寒的事情,蔡居诚就习惯性地听他的,萧老师那么厉害,我要这脑子有何用。

宋居亦表示,这么扯的理由小蔡蔡你居然都能接受,真的没眼看了,我当初就不应该给他开门。

齐无悔一脸“儿大不由娘”的表情拉着风无涯继续咬耳朵去了。



蔡居诚醒的时候萧疏寒还搂着他的腰,他嘴角抽搐了一下,往墙边挪了挪。结果被萧疏寒拽了回去。

“萧老师,你没课吗?”声音懒懒的,带着刚睡醒的沙哑。

“有。不过在晚上。”

“那你让一下,我要去跑步了。”

“一起去吧。”

“不!”

“嗯?不愿意?”

“没……没……”


蔡居诚看着对面这个举止不凡的人优雅地吃着豆浆油条有些恍惚。他不敢去猜萧疏寒对他的感情,这个如神祇般的男人,不应该在这里陪他吃着食堂几块钱的平民早餐,他不应该平凡,他们俩本就不属于同一个世界。他偷偷地去查了一下萧疏寒的车的价钱,是他父母勤勤恳恳一辈子才能攒下的钱。

所以他躲着萧疏寒,因为他认定了这是一段有始无终的感情,只不过是他一个人的自作多情。

“看着我就能饱嘛?”

“啊!谁在看你了!我在看早间新闻。”蔡居诚欲盖弥彰地指了指萧疏寒身后的电视。

“我养了只猫,你今天下课了要不要来看看?”萧疏寒轻笑一声,凡是关于蔡居诚的一切都能让他心情愉快。

“不去!”

“真的吗?”



蔡居诚暗骂自己没出息,怎么就被萧疏寒迷惑了,大晚上来他家看猫。然后他意识到了一个更严重的问题。

“谁告诉你我喜欢猫的?”

“齐无悔。”很好,齐无悔,你真的很优秀。

“住这吧。已经过了门禁的时间了。”

“……”我为什么总觉得你是故意的呢。

—TBC—

评论(6)

热度(108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