六个水分子

【萧蔡】小鬼(一)

#大家好,我又来作妖了

#大概就是神仙萧和小鬼蔡的故事

#不欧欧西不不可能的,这辈子都不可能

#私设堪比西湖里的水分子数

#还是各种糖糖糖(蔡师兄都那么惨了,真的下不去手)








蔡居诚死了。

第二天,他的死讯就传遍大街小巷。

梁妈妈假惺惺地哭了哭,收了不知哪位少侠一大笔金元宝,让他草草地殓去了尸体。

蔡居诚冷冷地看着自己的身体被殓去,其实他也不想死的。不知道哪个天杀的,买了不知道掺了什么药的假酒,一觉醒来就成了如今这副模样,肉体已死,只剩一缕孤魂在金陵城晃悠。

死了便死了吧,就是没能杀了翟天志和邱居新,简直是奇耻大辱。蔡居诚咬牙切齿地想。

蔡居诚运了运气,一身轻松,内力恢复了。他顺手朝梁妈妈甩了招斩无极,只瞧见剑气直直地穿过了梁妈妈又宽又厚的身躯,砸到了白无常身上。

“哎哟!蔡居诚你你你你!”白无常狼狈地爬了起来。

“呵,少废话!动作快点!”本以为自己终于自由了,还想着去看看师父的,太天真了。

“小伙子,不要这么暴躁的嘛。这个做人啊,啊不,做鬼啊,要淡定。笑对鬼生啊,来笑一个(*¯︶¯*)。”
蔡居诚斜睨了白无常一眼,显然不想理他。

“是这样的。”黑无常看着明显不爽的蔡居诚,伸手一揽把无常护到身后,“死亡名单里没有你的名字。所以我们暂时不能带你回地府,你不属于那里。”

“呵,那你们是来看我热闹的?现在看完戏了?”蔡居诚强忍住一腔怒火,稀里糊涂死了不说,还莫名其妙地成了孤魂野鬼。

“不是,地府今年换届,很多事情都没交接清楚,导致出了很多问题。我们会尽快解决的。这个是地府引行办公室的联系方式,有什么问题联系他们就行。”黑无常递给他一本小册子《上天入地的三百种方法》。

“知道了,没事了就滚吧。”

白无常:“嘤嘤嘤,你凶我。”

蔡居诚:“……”

黑无常:“……”

虽说说出去不太好听,也算是自由了,反正也没人听得见他说话。蔡居诚顺手翻了翻那本小册子。
“要想进地府首先需要知道地府是一个什么样的存在,相关问题请购买《地下的秘密》一书,只需要88888个魂玉,你就能拥有一个不一样的鬼生!88888你买不了吃亏,88888你买不了上当,88888真的不多!了解详情请默念三遍:天下武功出宁宁。”

在蔡居诚准备撕书的前一秒,终于找到了有用信息:“地府引行办公室办公地点:武当山紫霄宫后从东往西数第二棵树下。如有需要,请按下此键,一键传送。”

他还在册子里找到了份地图,上面标了地府引行办公室设置的各个传送点,能迅速到达世界各地。犹豫了再三,他收好地图,拿了剑匣,往江南去了。






常言道鬼生如戏。

然后他就遇到了萧疏寒。在黎明的小酒馆里,不期而遇。

慌乱,无措,还有一丝期待。

反正他看不到自己,蔡居诚拔腿就准备开溜,他还不知道该用什么态度来面对萧疏寒。

“居诚,你要去何处?”萧疏寒清冷地声音横亘在蔡居诚的面前,他是来找蔡居诚的,活要见人,死要见鬼。

颤抖,浑身都在抖,他想蜷缩起来,他想逃避。

“跟你没关系。”一开口,声音都是抖的。他僵硬地转了过去,露出一个自以为放荡不羁的笑容。比哭还难看。

“跟为师回去。”

“做梦!”蔡居诚转身就跑。萧疏寒拂尘一扫,蔡居诚就被弹了回来,“你不是将我逐出了师门吗,现在来寻我,是施舍吗!”

“为师何时说过将你逐出师门?”

“少在这里假惺惺了!当初要不是你随着邱居新百般羞辱我!我也不会落得如此下场!”

“你若坚持要走,贫道便不再拦你。但你还需把这个随身带着,你现在孤魂野鬼一只,当心别叫人捉了去。”萧疏寒递给他一张符咒。

“捉……捉……了去?”

“嗯。带上。”蔡居诚辨了辨,只认得出“萧疏寒”几个字,想了想,还是命重要,方好好戴上了,“戴着这张符便只能在下阵者周围活动。”

蔡居诚一听,伸手就要摘了。“原则上戴上了就摘不下来。”萧疏寒淡定地补充了一句。

“……”合着就没打算放我走!

“居诚,不是为师不愿放你走。你现在不比以前,虽然内力恢复了,但是你面对的不再是江湖,而是三界。可比江湖险恶得多。”

“知道了……”蔡居诚闷闷地说,“师……萧掌门,你如何看得到我?”二师兄的脑袋终于开始思考问题了。

萧疏寒撇了一眼蔡居诚,似是不满意这个称呼:“叫师父。”

“……师父……”

“为师愿意看到,自然看得到。”

“……哦”这句话的意思是师父已经悟得大道了?

“走吧,回武当。旁人见不着你的,无需担心旁的。”

蔡居诚没有动:“若我不死,你便不来寻我吗?”他在等一个答案,哪怕头破血流也想知道在萧疏寒心中,他到底算什么。

“金陵住得可舒服?”萧疏寒不是不想接他回来,但无论蔡居诚做过什么,他的心思都太过于单纯,爱就是爱,恨就是恨,武当有天子庇护,不过是别样的监视罢了。倒不如让他在点香阁呆着,尽管是万圣阁的地盘,但蔡居诚到底是名门正派的弟子,于万圣阁来说有的是用处,自然不舍得让他有任何问题,也绝不会放人。但这次……死于非命却是意料之外。

“……尚可……”

“同为师回去吧,你想知道的自然会有答案。”

“……好……”面对萧疏寒,他永远是输家。狠不下心,恨不起来。硬不起来,嗯……这个有待商榷。

—TBC—

评论(3)

热度(75)